凌晨2点的地铁等“夜归人”回家

文章正文
2021-05-07 19:27

凌晨2点的地铁等“夜归人”回家

  5月6日凌晨2点,地铁末班车从北京西站发出。王琪鹏摄

  时针已经过了5月6日零点,依然有旅客陆陆续续到达北京西站。这些“夜归人”惊喜地发现,地铁还在等他们回家。

  “地铁7号线延时运行,建议广大旅客优先换乘地铁。”听到换乘大厅的广播,旅客刘先生一家人加快了脚步。在火车上睡了一路的孩子也一下子来了精神。“坐地铁回家喽!”一家人一路小跑来到闸机口。

  “真没想到,地铁竟然等着我们回家。”拎着两大盒鸭脖的旅客邓女士刚从武汉回来,她乘坐的是G4956次列车,到北京已接近6日凌晨1点。原本她还为赶不上地铁末班车而懊恼,出站一看,地铁还在运行,让她倍感“家的温暖”。

  37岁的值班站长刘姝婷在站台上巡视,不时用对讲机和同事保持沟通。由于小长假最后一天客流量巨大,她的嗓子已经有些沙哑。她告诉记者,为了更好地引导旅客乘车,每位工作人员都配备了便携式扩音器。

  “为什么不随身带瓶水呢?”记者问。刘姝婷摇了摇头,疫情常态化防控期间,乘坐地铁必须要戴好口罩,站台上的工作人员也不例外。因为喝水需要摘口罩,所以工作人员只有在回到站房休息时,才会赶紧喝上几口水。“现在虽然已是深夜,但我们还是和平常一样要求。”

  凌晨1点50分,延时运行的末班车已经停靠在站台上。等待发车的间隔里,几位拉着行李箱的年轻人从楼梯上跑下来,直到上了车,才长舒一口气。“没想到地铁等到这么晚!”几位年轻人刚一坐下,又掏出了手机。

 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,刘姝婷想笑,疲惫却让她笑不出来。末班车发出后,工作人员还要进行盘点、停电、清扫道床等工作,准备迎接“五一”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。北京西站是地铁7号线和9号线的换乘站,为了保障第一个工作日的早高峰,两条线路还将加开临客,这就意味着留给工作人员休息的时间只剩下1个小时。

  “要说辛苦,我们每一个同事都很辛苦。前一天值班的同事也是这么过来的。”刘姝婷说,这样的节奏让她想起了十几年前刚参加工作那会儿。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,她在四惠站负责保障,当时也是几乎一夜没合眼。这次的延时运行,让她依稀找到了当年的感觉。“我们的工作就是把大家安全地送到目的地,为了这个目标,我们辛苦些也值得。”

  凌晨2点,末班车从北京西站发出。车厢里,有的旅客已经打起了盹儿。

  今年的5月4日、5日夜间,为接驳返程旅客,地铁4号线、7号线等5条线路延时运行到次日凌晨2点。两次延长末班车,共运送乘客3.6万余人次。(记者 王琪鹏)

(责编:温璐、熊旭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

文章评论